晏清

深陷冷圈无法自拔_(:з」∠)_

七夕的第一弹

      
英语课上的脑洞,路路的第一人称视角,感觉写不出那种想表达的感觉来,就这么凑合着吧_(:з」∠)_我是七夕第一个吗
  
    注:米神上身的老米和没有恢复记忆的老路

      每次当我来到雪月森林,这里似乎都在下雪。凛冽的寒风掺杂着一粒粒的雪,似乎要把人的骨头也一起冻住。

      但除了风声,这里没有任何生物发出声音,大雪好像已经将一切生机阻断,只留下一片素白。

  
       安静,真是太安静了,这份安静让我有些堵得慌。

       忽然间,我听见风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微弱歌声,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,我一愣,然后迅速向声音的方向掠去。

       我看见了他。

      那个熟悉到刻入骨髓的背影,几乎让我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 他站在那些被毁坏的雕像前面,好像在欣赏那些雕像。

     似乎是听见了声音,他转过了身,艳丽的头发就像是跳动的火焰。

      我看见了他的脸,他的神情有些落寞,却掩盖不住他眉梢眼角恣意飞扬的少年意气。

      “晨星殿下,请问你把我的丽丽藏到哪里啦?我好像找不到她了。”


TB或许没有C


评论(8)

热度(25)